武汉20名新型肺炎患者集体出院
来源:武汉20名新型肺炎患者集体出院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0:02:56


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,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,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,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,人们都隔着坐。到达长春以后,由于在回国前一周,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,一出机场,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。

回到酒店,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。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、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。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,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,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。

3月26日,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,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,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,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,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。伊斯坦布尔市新闻顾问穆拉特·昂贡当地时间4月1日晚,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证实,伊斯坦布尔市政府有90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,目前正在接受治疗。

按照计划,5月份我将回德国继续上学,无论疫情能否得到控制,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路上也会做好防护,回去自我隔离14天。

在微信小程序填写出境信息申报

没想到,这些防疫用品居然自己先用上了。1月28日,德国发现了首例确诊患者,不久,多个往来中国的航班被取消了,我的航班也在其中。

到机场以后,因为飞机要整体消毒,所有人被通知在原座位等待,空姐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。一个小时之后,一部分被叫到名字的旅客先下机检疫,空姐告知我们,他们是来自疫情较重的地区。又过了一个小时,我们终于可以按座位顺序下飞机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内塔尼亚胡称,那些无法使用工厂生产的口罩的人可以“即兴发挥”,想办法用其他材料遮住自己的脸。在讲话中,他还敦促以色列民众只与直系亲属共度犹太逾越节。3月26日,结束了在酒店为期14天的隔离,接受了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,我终于能安心和家人团聚。